您所在的位置 >> 艺术精品 >> 音乐

浅谈歌剧《托斯卡》中托斯卡的人物性格刻画

2017-06-13
浏览次数:605 选择字号:

摘要:普契尼的歌剧无疑是歌剧艺术史中的瑰宝,而且擅长描写女性角色的作曲家。在歌剧中,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楚楚动人的女性。而“托斯卡”可以说是作曲家所有女性角色中颇受观众青睐、最为观众熟悉的一位。本文主要运用文献资料法、逻辑推理法等,针对歌剧《托斯卡》中托斯卡的人物性格刻画进行论述,希望能进一步剖析托斯卡的人物性格,为教学提供理论参考。本文主要针对歌剧《托斯卡》中托斯卡的人物性格刻画进行论述,希望能进一步剖析托斯卡的人物性格。

关键词:托斯卡  人物性格  歌剧

Abstract: Puccini's opera is undoubtedly opera art history, and is good at describing gems of female role composer. In opera, shaping a lovely woman. While “tosca” arguably composer all female characters in popular with audiences favour, most audiences familiar one. This paper mainly by using the methods of documentation and logical reasoning method, in view of the opera “tosca”Tuscan depicts the character in the discussion, the hope can further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 the Tuscan provide theoretical reference for teaching.

Keywords: tosca; The character; opera

1前言

歌剧是用音乐展开的特殊戏剧,塑造人物形象离不开音乐技术的手段。作曲家需要在剧中人物的性格在一定的情节和事件中用音乐来展开剧情,这样可以形成自身独立的发展线索,它在发掘人物情感和揭示人物内心矛盾的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体系,在歌剧中发挥了戏剧性的作用。用戏剧性的音乐语言来揭示人物的内心活动和情感变化便成为歌剧中刻画人物性格、塑造人物形象的核心环节。在《托斯卡》这部歌剧中,它没有绚丽的舞台效果和复杂的故事情节,普契尼运用了歌剧音乐中音调风格特色,音乐的力度、速度、调性、色彩、节奏变化等音乐手段,准确、深刻的刻画女主人公托斯卡的心理活动。随着的剧情发展、矛盾冲突的出现使得托斯卡内心受到了剧烈的碰撞。普契尼的的旋律音域宽广,线条流畅,他用优美的旋律刻画了托斯卡在感情上的变化,用生动的音乐笔触描绘出托斯卡纯情、善嫉、敢爱敢恨、抗争、为爱而生,为爱而死的复杂性格的典型音乐形象。

普契尼对《托斯卡》这部歌剧的戏剧构思也很巧妙,托斯卡善嫉的性格成为了剧情发展的导火索,假设女主人公是一个沉着、冷静的人,那么就不会有这么激烈的矛盾冲突。斯卡尔皮亚利用一把女人的的扇子,来挑起托斯卡强烈的嫉妒心,从而达到了他阴险的目的,在观众为托斯卡担心时,托斯卡的精神达到崩溃终于忍无可忍,托斯卡拿起匕首,剧情在这时突然有了转机,也达到了戏剧的高潮,当托斯卡把匕首刺入斯卡尔皮亚的胸膛时,展示了托斯卡的无奈和勇敢,也不由的令人佩服普契尼对戏剧情节构思的巧妙之处。《托斯卡》中托斯卡的戏剧形象的成功塑造,倾注了脚本作家大量的心血,表现了作曲家普契尼极高的艺术才华和深厚的文艺功底。通过曲折新奇的故事情节,成功地塑造了歌剧典型环境中托斯卡这个典型的人物,把托斯卡鲜活的人物形象展现在我们面前。

2构成她性格氛围的是剧中各种人物的行为

托斯卡从时代上讲,她生活在充满火药味与恐惧的大革命的背景下,但这构不成她性格的氛围,因为她笃信宗教并且献身艺术。构成她性格氛围的是剧中各种人物的行为。托斯卡与画家深深相爱,正当爱情的蓓蕾含苞欲放的时候却遭到了风雨的袭击。斯卡尔皮亚对她虎视耽眺的凯觑使人为之担心,而她内心对爱的强烈的控制和嫉妒心又令人为之焦虑。她在驾驭爱情的小船时,除了要对付暗礁险滩外,还得调整爱情的双浆。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托斯卡勇敢地手刃仇敌实在是大快人心,但现实的残酷使得她最终不得不魂归天国。看歌剧《托斯卡》总让人处于一种为托斯卡担心忧虑的感受中,有的人还会为她的过分妒嫉而叹息。她似初升的红日、盛开的玫瑰,娇媚中有着向上的力量。对于爱情,托斯卡显得感情炽热、行动果敢,我们可以看到托斯卡为争取个人的幸福、自由所表现出的主动、进取的精神。为了爱她不叮抑制地妒嫉,以至于铸成大错;但同样为了爱她又义无反顾、无所顾忌地、勇敢地刺死了警察总监,扞卫了自己对爱的忠诚,她不愧是爱的主人。透过托斯卡的悲剧,会使人有种强烈的“直观自身”感。因为剧中给予我们的,不是一般的观念和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人生的缩影,是善恶的本来面目,是一曲抗暴的壮歌,具有能震撼人类心灵的崇高美感。

3托斯卡的人物性格

3.1善嫉

普契尼笔下的托斯卡是具有强烈主观感情的女性人物,她忽略了男人世界激烈的争斗,渴望美妙的爱情和甜蜜的生活。她信奉上帝,对宗教信仰无比虔诚,但是,她还要面对黑暗的恶势力,终究还是摆脱不了悲惨的命运。《托斯卡》的第一幕主要描绘了托斯卡纯情又善嫉的性格特点。这场是身穿囚衣的安杰洛蒂刚从监狱逃出来跑到教堂,卡伐拉多西将安杰洛蒂这个政治犯隐藏起来,由于托斯卡不知情况,便对卡伐拉多西产生了猜疑。

在第一场,托斯卡人没有出现,便是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在后台大声地、不停地呼喊着“马里奥”,这传神的表现出她外向、急躁和任性的性格特征。卡伐拉多西把门打开,看到托斯卡时,乐队奏响了托斯卡动机的音乐旋律。这段旋律描绘了托斯卡单纯的感情,为表现她的纯情,这个托斯卡动机在第一幕随剧情的发展中展开。在托斯卡和卡伐拉多西的对话中,以这个动机作为背景弦乐一直在不断展开,之后托斯卡不停的质问卡伐拉多西,表现了她对卡伐拉多西强烈、主动的爱,正是因为这样的爱,她才会猜疑、吃醋和不满,清楚地描绘了她善嫉的性格特征。

普契尼在刻画托斯卡善嫉的性格上还表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托斯卡入场后,由于卡伐拉多西很久才开门,托斯卡怀疑他在和别的女人约会,便质问卡伐拉多西,卡伐拉多西向她解释。当托斯卡看到卡伐拉多西画的画像时,要求把眼睛的颜色改成自己眼睛颜色的黑色,在音乐上,普契尼在这里使用了拿波里小二度,为的是刻画托斯卡强烈的的猜疑心,这时乐队一起演奏;这里还加入了铜管乐器的使用,为的是表现托斯卡强烈的嫉妒心。

第二,斯卡尔皮亚到教堂来追捕安杰洛蒂,正巧托斯卡来找卡伐拉多西,阴险狡滑的斯卡尔皮亚为了一箭双雕:把画家送上绞架;把托斯卡搂入怀抱。他把女人扇子递给托斯卡,对她说:“可能画家在和这把扇子的女主人约会。”托斯卡妒火中烧,哭着离开了教堂。普契尼在这段音乐描绘上,运用他们的宣叙调来进行,低音区进行的斯卡尔皮亚声部,高声区进行的托斯卡声部,这两个声部形成强烈的对照,狡诈的斯卡尔皮亚点燃了托斯卡嫉妒心理,随着剧情音乐的进行,托斯卡的猜疑心逐渐加强。作曲家在这里将女主人公托斯卡的内心活动通过乐器的使用调性的转换等音乐手段进行了形象塑造。

  普契尼在第一幕中,用音乐和戏剧给予了托斯卡丰富的表现。表现出托斯卡对美好爱情和甜蜜生活无限憧憬的单纯性格,由强烈的爱引发的女性的嫉妒心,表现了善嫉的性格特征。

3.2敢爱敢恨

“为艺术、为爱情”这一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古老主题,通过女高音情绪饱满的演唱,使人不禁潜然泪下。从这首咏叹调里,我们看到了托斯卡对宗教的虔诚,听到了托斯卡发自内心深处的极度矛盾和求告无门的绝望,对恋人深情的爱和对杀人魔王的极度的鄙夷和仇恨,对恋人死亡的恐惧和爱情、命运即将毁灭的悲哀,对清白之身行将失去的无限痛苦以及对毁其清白的仇人的厌恶,这种种复杂情绪在她心中翻江倒海,无情地击打着她的灵魂,她在痛苦中哭泣、挣扎、呼号、求救、哀告、愤怒、抗议,但面对冷酷无情的斯卡尔皮亚,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咏叹调将托斯卡的情感危机和命运危机作了淋漓尽致的表现,具有极大的戏剧性张力和撼人心魄的力量,令人信服地在这里形成了音乐戏剧的综合高潮,同时也成为托斯卡形象塑造过程中一个闪闪放光的亮点。开始共有12小节,2/4拍,宣叙风格,表达了托斯卡对艺术和爱情的追求,很富激情。接下来转入4/4拍,bE大调,单三部曲式,音乐渐慢,充满了柔情,而且出现了一系列的三连音,表现了托斯卡对上帝的虔诚祈祷。在这里普契尼还巧妙地用了一个不稳定的导音,更加深托斯卡内心的痛苦和忧愁。

歌词写道“信仰我无比虔诚,我常向仁慈的上帝祈祷披露我的心。我信仰无比虔诚,鲜花不断献神灵”这一句表达了托斯卡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然而心地善良的她,命运却很悲惨。这时力度要稍微控制,字要尽量靠前唱,唇、齿、舌都要积极松开,像是在诉说。紧接着歌词又写道“但在这悲痛时刻,为何,为何,上帝啊,为何你对我一点不怜悯”这时是三连音伴奏音型,使音乐的动力性加强,速度不断推进后又减慢下来,给人的听觉似乎是宣叙性的托斯卡旋律伴唱配合着乐队的主旋律,表现了托斯卡祈求上帝,也无法帮助自己的一种无奈和无助的情感。

最后一部分是托斯卡咏叹调的高潮部分,歌词写道“我常用宝石去装饰圣母的衣襟,将歌声献给那天空,献给微笑着的星星,在悲痛时刻,为何,为何,上帝啊,你为何对我一点儿不怜悯”这也正表达了托斯卡对爱情的执着,她是为了艺术、为了爱情而生的。此时音乐旋律一波又一波的冲向最高点,直到出现六度大跳从DbB这个音时,托斯卡完全崩溃了,到达了极限,真的是绝望了,有一种愤怒的感觉。我们要把握好这个六度大跳,需要在前一个乐句做好准备,气息保持弹性,在D这个音前做好吸气准备,气息吸进腔体后,后腰保持动力支持,小腹丹田作为动力点,加入爆发力,使气流通过发音腔体发音,这个音要有穿透力和爆发力,才能表达托斯卡这时愤怒的感情。后面又紧跟一个bA这时我们应该弱处理,使戏剧性加强,预示着托斯卡最后还是示弱了。随后出现了六连音,而且需要渐慢,表达了托斯卡的无奈之情。最后的怜悯两个字“co-si”可以稍稍长一些,“痛苦、悲伤、绝望”都在这两个字上表达出来了,这也是作曲家创作的意图。

托斯卡在无奈和绝望中拿起刀子刺进斯卡尔皮亚的胸膛,随即斯卡尔皮亚倒地毙命,剧情发展到这里将戏剧推向高潮,表现了托斯卡的无奈与勇敢。当托斯卡杀死恶棍斯卡尔皮亚时,作曲家在音乐上,用和声来进行烘托,使用了不协和七和弦的连续转位,并用以强音演奏。配器上还伴随一系列震音,将托斯卡的恐惧心情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3.3为爱而生 为爱而死

托斯卡是一个因爱而存在的女性人物,爱情是她的全部,这点也可以从她为了卡伐拉多西而说出安杰洛蒂的下落表现出来,她认为只要杀死斯卡尔皮亚,就可以和他的爱人远走高飞,通向自由。爱情至上是托斯卡的突出的性格特征。当托斯卡见到卡伐拉多西时,音乐旋律优美流畅,表现了她对美好未来生活的向往。

第二幕终场,在托斯卡身处绝境、被逼无奈刺死了斯卡尔皮亚时,伴随着托斯卡为死者祈祷的一系列动作,普契尼用了一大段宁静、柔和的间奏曲,其中可以听到托斯卡的优美主题,这对托斯卡形象的刻画具有重要意义。它仿佛说明了一点托斯卡刺杀斯卡尔皮亚,从她的性格角度来说的确出现了新的因素,但此举并非有计划的谋杀,更非出于革命者的反抗,而是一个原本善良柔弱的女子在走投无路时的本能自卫。因而在斯卡尔皮亚用鲜血洗清了他的罪恶后,托斯卡宽恕了他,并为他的灵魂祈祷,这里既夸张地表现了托斯卡对宗教的虔诚和怜悯,同时也反映出托斯卡的善良本性。这就为托斯卡在后来面对“假枪决”时所表现出来的天真和轻信埋下伏笔。

  如果说普契尼善于运用爱情二重唱来塑造人物、感染观众的话,托斯卡与卡瓦拉多西这对恋人在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刻,在对前途未卜的幸福尚未把握的情况下就唱起的胜利的赞歌,便可谓是普契尼为他们悲剧命运即将来临而设置的一个信号。托斯卡出现在对卡瓦拉多西的行刑场面,这里的一段间奏衬托出了托斯卡的天真和轻信,这是全剧唯一能唤起观众对托斯卡真正同情的一场。我们心中己经造成一种悬念托斯卡目睹可怖的行刑仪式进行会产生怎么样的行动?她的恋人即将被处死,而她却毫不知情,仍然天真地以为经过假处决后便可以与爱人远走高飞。当卡瓦拉多西在枪响后倒下,托斯卡心中因为轻信竟在窃喜“看!死了!演得好!”此情此景是多么大的反差!普契尼用音乐调和了这一色调。托斯卡天真的认为执行假枪决后,就可以和卡伐拉多西远走高飞,但当托斯卡看到卡伐拉多西倒在血泊中,托斯卡发觉中计了,她悲痛欲绝纵身从塔顶跳下身亡。普契尼在描绘托斯卡看到卡伐拉多西真的死亡时,他用音乐来表达了女主人公内心的震惊与绝望。在音乐结束时,普契尼还使用不协和的音响效果,构成震撼人心的戏剧性力量,以示社会的不公。

最终,托斯卡在前有追兵、后无退路的情况下,宁死不屈、以命相抗,高喊:“上帝将是我们的裁判”,毅然跳下了高台。在她结束生命、纵身一跃的刹那间,“星光灿烂”被乐队响亮地齐奏,并用全部音量强劲地推进,用了三个f。托斯卡生不能与卡瓦拉多西结合,那就只有在永恒的死亡中、在天国与爱人相会。这一笔,也可算是普契尼塑造托斯卡形象的神来之笔。

四、结语

普契尼在音乐塑造上对托斯卡的性格特征是从以上三个方面来进行刻画:善嫉、敢爱敢恨、为爱而生,为爱而死。在剧中,托斯卡的性格随剧情发展而不断变化也是普契尼塑造人物的重要手法。 普契尼在《托斯卡》这部歌剧的创作上,不论是在题材上,还是在音乐写作上,都完全摆脱了他在《玛侬·莱斯科》、《蝴蝶夫人》、《波西米亚人》中所追求的悲剧式伤}惑情调,在音乐风格上有了较大的改变,使用了更加宽广挺拔的音乐风格。这部自始至终都贯穿着浓郁气氛的正歌剧标志着普契尼在歌剧创作上的有一个辉煌成就。作曲家用戏剧性的音乐描绘了托斯卡的内心世界和她的爱情历程,对我们的内心深处产生了最震撼的效果。本章我们可以看到普契尼在塑造托斯卡性格时所利用的各种音乐戏剧手段,将托斯卡这个人物形象塑造得活灵活现。


参考文献:

[1] 刘慧. 简析《托斯卡》第二幕音乐与戏剧的完美结合[J]. 才智, 2009,(18) .

[2] 张蓉. 论歌剧《托斯卡》的艺术特色和演唱处理[J]. 中小学音乐教育, 2007,(01) .

[3] 高拂晓. 艺术与爱情交织的灿烂星光——新版普契尼《托斯卡》“观”后感[J]. 人民音乐, 2009,(07) .

[4] 李津. 一曲感人的爱情和艺术的颂歌──歌剧《托斯卡》[J]. 音响技术, 1998,(01) .

[5] 意大利普契尼歌剧《托斯卡》[J]. 厦门航空, 2009,(04) .

[6] 潘争. 歌剧的舞台效果与电影效果之比较——谈美国歌剧片《茶花女》[J]. 上海戏剧, 1989,(01) .

[7] 汤志平. 谈歌剧《托斯卡》音乐中的戏剧美[J]. 江西教育学院学报, 2002,(04) .

[8] 姚燕玲. 普契尼歌剧《托斯卡》选段《为艺术,为爱情》的演唱处理[J]. 歌海, 2009,(06) .

[9] 意大利普契尼歌剧《托斯卡》[J]. 厦门航空, 2009,(04) .

[10] 陈家宁. 《托斯卡》中男高音咏叹调的艺术特色浅析[J]. 文教资料, 2009,(15) .

[11] 普契尼,蒋英,尚家骧,邓映易. 为艺术为爱情——托斯卡的咏叹调歌剧《托斯卡》(Tosca)选曲[J]. 歌剧, 2010,(05) .

[12] 石岩英. 《托斯卡》场面艺术特征研究[J]. 长城, 2010,(02) .

[13] 刘慧. 简析《托斯卡》第二幕音乐与戏剧的完美结合[J]. 才智, 2009,(18) .

友情链接:迁安公共文化服务网